Home > >

1994年辽宁舞厅火灾案:门窗被封逃生通道仅80公分233人

  水火无情,水火灾害对人民的生命财产都有着巨大的威胁,人类的力量在天灾面前显得是那么的渺小,但相比起水灾,火灾则多是人祸,因为防火意识薄弱,或是消防措施不到位,最终导致火灾发生。

  1994年发生的那场大火是辽宁老一辈人心中的一块伤疤,虽然揭开伤疤会很疼,但这也是我们不得不去面对的,只有这样血的教训才能让人们时刻牢记,对于火灾,必须要防患于未然。

  1994年11月27日,这天是礼拜天,辽宁阜新的年轻人们纷纷朝着市内的艺苑歌舞厅涌去,想要趁着这个周末好好放松一下,而且说不定还能在此收获一段艳遇。艺苑歌舞厅开在这已经有一年多了,它之所以这么火爆并不是因为里面的设施有多好,

  而是因为它那极其亲民的价格,来到艺苑歌舞厅,只要你缴纳一元的门票钱,就可以从早上八点半一直嗨到晚上八点半,会去歌舞厅的大多是年轻人,而且他们收入普遍不高,其他歌舞厅消费高昂,根本不是他们能消费得起的。

  相比之下艺苑歌舞厅的价格根本就不值一提,所以短短一年时间,艺苑歌舞厅就火遍了整个阜新,因为低廉的价格,也有人笑称这里为“穷鬼乐园”,虽然这个称呼带着些讽刺意味,但并不影响年轻人来到这里。

  王文忠,他本是当地一名电工,但他不满足当电工的那点工资,在有了点积蓄后就毅然下海,包下了一处文工团的排练舞厅,他买来很多绿色幕布和音响设备,花了一大笔钱将这里打造成了一个歌舞厅。

  但这个排练室是在一栋老式楼房里,进出只有一条狭窄的楼道,而且进去还要穿过两道小门,宽度仅有八十厘米。当时王文忠为了避免麻烦,并未到消防部门进行审核,而像这样的歌舞厅一般都有着巨大的火灾隐患,加上进出口狭窄,火灾一旦发生,这里就和一副水泥浇筑的大棺材差不多。

  一直以来王文忠都抱着一丝侥幸,但隐患一直存在,时间久了就会演变成灾难。这天歌舞厅内极其火爆,人数达到了恐怖的304人,而当时公安部门给这里的定员仅仅只有140人。下午1点28分左右,可怕的事发生了。

  香烟点燃,吸了几口后,他随手将染着的报纸卷塞进了沙发底下,沙发里的填充的泡沫与纸张瞬间被点燃,随后就引燃了墙上的幕布,雅间里的几个年轻人见状连忙去扑灭刚燃起来的火。

  但火势蔓延得实在是太快,不一会儿就无法控制了,一道道火舌从雅间里窜出来,瞬间就点燃了歌舞厅顶棚上的幕布,这时歌舞厅里全是正在跳舞的年轻人,他们看见起火后立马乱作一团,离门比较近的一些人立马跑了出去,但因为通道狭窄,一次只能通过一个人。

  但因为所有人都想着尽快跑出去,所以人在门口挤成了一团,场面非常混乱,可火灾不会等他们冷静下来慢慢撤离,仅仅几十秒,歌舞厅里用于装饰的幕布就全部被点燃,歌舞厅里的温度急剧升高,这无非只会让人们更加慌乱。

  火舌不断舔舐着人们,浓烟也呛得人们连连咳嗽,很快就有人承受不住倒在了地上。尽管逃出去的人已经叫了消防队,但这时大火都已经开始从窗户里窜出,还在里面的人必定是凶多吉少。

  很快消防队就赶到了现场,这时房子外部都已经被烧得漆黑,噼里啪啦的燃烧声已经将里面的呼救声完全掩盖,唯一的出口也已经被大火吞没,见到火势如此凶猛,消防队指战员立刻呼叫了支援,并先一步指挥在现场的三台消防车进行灭火工作,并派出消防员冒死进入火场营救幸存者。

  在14台消防车,85名消防官兵的努力下,大火在一个小时后被扑灭,但被救出来的人寥寥无几。火被扑灭后,消防官兵再次进入了歌舞厅,这时歌舞厅里的余温还没有散去,不少地方还零星冒着烟。

  遇难者的尸体在里面堆了一层又一层,大多数都聚集在出口,可因为出口实在太窄,而且人们根本就没有秩序可言,最终都被大火吞没。尸体一具一具被抬出,现场很多消防官兵都不忍心去看。

  最后经过清点,这场火灾有233人丧生,而且绝大部分都是年轻人。这场火灾的发生引起了当地有关部门的高度重视,警方在查明艺苑歌舞厅并没有进行消防审核后将老板王文忠逮捕,火灾中有这么多人丧生,王文忠难辞其咎。

  《刑法》第一百三十四条规定:因发生重大伤亡事故或者造成其他严重后果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情节特别恶劣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

  重大伤亡事故是指:一、造成死亡一人以上,或者重伤三人以上的;二、造成直接经济损失一百万元以上的;三、造成其他严重后果的情形。情节特别恶劣是指:造成死亡三人以上,或者重伤十人以上的;造成直接经济损失三百万元以上。

  最后,歌舞厅老板王文忠被判处有期徒刑7年。其他相关人员也被依法判处三到五年不等的刑期。而因随意丢弃未熄灭烟头导致火灾的那名男青年因在火灾中丧生,法院并未追究其刑事责任。

  这起事故的发生给了人们一个惨痛的教训,火灾无情,人在火焰的肆虐下没有一点反抗的能力,无论在什么地方,防火都是重中之重,特别是公共场所,一定要按照消防部门分规定做好相关的防范措施,不然火灾一旦发生,其后果没有人能够承受得住。

RELATED 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