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

不设防的“防火门”

  “没有防火证怎么办,持有您的品牌来做防火门”,拥有防火证的公司干脆打起了广告,招揽防火门生意。

  防火门检测容易受检测人员主观因素影响,“让你过关你就过关,不让你过关你就过不了关”,但企业与当地消防部门有过硬关系的则另外一说。

  这就是中国“门都”浙江永康防火门生产企业的现状。原本可以防火、隔烟、阻挡高温的防火门“并不防火”。

  过去,永康门业集群(包含相邻武义县)的防盗门产量一度占到了国内七成,随着高层建筑的普及,火灾成为防范重点,越来越多的永康防盗门企业转向防火门生产。

  2012年5月至7月间,南方周末记者在浙江永康、武义等地调查发现,防火门生产企业存在偷工减料、以次充好、检测靠关系等诸多乱象。

  厚厚一层灰尘堆积在机器上,螺丝锈迹斑斑,随手在上面划一下,则是两道深深的痕迹。这个布满灰尘、长期闲置的庞大机器叫真空增压加温阻燃处理设备,是生产木质防火门必备装备。

  “这个阻燃设备已经两年没有用过了,当时是为了申请防火证,工厂验收时用的。”浙江金和美工贸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金和美公司)防火门事业部副总经理胡强说。金和美公司位于永康花街工业区,防火门年产能超过10万樘。

  阻燃处理是指对防火门门扇和门框骨架结构使用的木材进行阻燃处理。据了解,木质防火门的门框、门扇骨架一般用松木和杉木等木材制作,在制作骨架前,使用的木材必须做彻底的阻燃处理。在防火证审查条件中,消防部门把木材的阻燃处理列为关键工序,并明确规定企业必须配备木材真空增压加温阻燃处理设备。

  根据公安部消防产品合格评定中心公布的信息,永康、武义一带有9家企业具有木质防火门生产资质,南方周末记者调查了其中的6家,发现4家企业没有按照规定对木材做阻燃处理。这些厂家的阻燃设备多是在申请生产资质的时候使用一下,一旦进入规模生产,就变成了摆设。

  业内专家告诉南方周末记者,门框、门扇骨架支撑整个防火门,珍珠岩板等阻燃隔热填充材料依靠骨架固定在门中间,一旦木材未经阻燃处理,相当于患上了“软骨病”遇到火灾,骨架就会燃烧,门扇就会变形甚至坍塌,防火门也就失去隔热和防烟功能。

  不止一位企业销售人员表示,目前市场销售的乙级木质防火门有可能通过消防部门的火检,但甲级防火门“一扇符合标准的也不会有”。火检指的是消防部门通过火烧的方式来检测防火门的耐火、耐烟质量。一般,甲级防火门要通过90分钟以上火检,而乙级则需通过至少60分钟的火检。

  和木质防火门一样,钢质防火门也隐患丛生。南方周末记者调查的二十多家钢质门企业发现,按照认证标准严格生产的企业寥寥无几无论原材料、填充物还是密封条、防火锁等配件都有偷工减料的空间。

  南方周末记者调查发现,除了防火门质量不过关,大量防火门企业还在做另一种生意。

  目前,国家对防火门生产实施严格的许可证管理,必须通过工厂条件审查和产品型式试验才能获得防火门产品生产资格。

  据中国消防产品信息网公布的信息,截至2012年4月底,永康、武义两地共有49家企业具有防火门生产资质,但南方周末记者发现,生产销售防火门的企业远不止这些。

  位于永康市下里溪工业区的浙江兴安工贸有限公司并没有取得防火证,但却在生产防火门。该公司董事长张兴广表示,可以生产防火门,不过这些防火门要打别的品牌,不能打兴安公司自己的品牌,因为要用别人的防火证。

  武义县宏福五金实业有限公司也在无证生产防火门。销售部应经理说,“我们是没有防火证的,是从别人那里买来的,三十元到五十元一个身份证。”

  “没有防火证怎么办,持有您的品牌来做防火门”。拥有防火证的浙江金钢动力机械公司干脆打起了广告,招揽生意。

  在永康五金城,浙江唐门金属结构有限公司甚至设立了一个门市部,招揽贴牌生意,这家总部位于义乌的企业是国家防火门标准参与制定企业,十分看重永康的贴牌加工业务。

  在永康市飞天工贸有限公司的生产车间,南方周末记者看到了两个贴着其他企业品牌标志的产品一个标注的是上海正消防火门,另一个标注的是东阳康壮门业。

  根据消防等级和产品质量,防火门实行分级管理,但南方周末记者在浙江钱一塔消防科技有限公司采访时发现,同款木质防火门,既可标成乙级门,也可标成甲级门。

  一般,规范木材阻燃处理有如下步骤:木材经过干燥后装进真空压力罐,随之将阻燃药液注入罐内,继而增加压力,使阻燃液充分渗入木材,一般高压浸泡时间需要6小时以上,最后将浸透阻燃液的木材取出晾晒、烘烤干燥,方可用来制作成门扇骨架。

  经过阻燃液浸泡,木材一般都会发生变形,因此阻燃过程要消耗大量木材,甚至“100根木头,做了(阻燃)浸泡之后,只有二三十根能用”。

  精明的商人非常会打算盘:每平方增加60元,每个门就会高出一百多元,100个门就高一万多,一个工程成本则增加几十万。

  知情人士告诉南方周末记者,合格的乙级木质防火门,每平方的成本应该在300元之上,但南方周末记者发现,厂家开出的价格却均为每平方200元左右。

  钢质防火门同样因成本在降低质量。南方周末记者发现,按照标准门洞规格的防火门,钢质防火门最低工程报价(不含税)在640元/樘,最贵的报价在740元/樘,大部分报价都集中在680元左右。

  永康象珠工业区的浙江福日工贸公司销售部李经理告诉南方周末记者,六百多元价位的不是真正的防火门,外行看不出来,无论是门的结构,还是防火密封条、防火锁。

  永康飞天门业有限公司销售部李经理坦言,按照国际要求做的乙级钢质防火门,成本价至少要1000元。

  多位企业销售人员坦承,公司的钢质防火门可以应付一般性的现场检查和消防验收,但经不起火检,一旦按照国家标准进行火检就会现出原形。这些厂家的销售人员提醒南方周末记者,一定要和当地消防部门搞好关系,尽量避免被送去火检。

  当然,如果不想因检查而现出原形,企业还有别的方法购买专供检测的门。

  “你们要是送去火检的话,要提前和我们说,我们可以特别给你做个检测门。”问及万一被抽检如何应对,永康防火门企业销售经理纷纷向记者面授机宜。

  浙江永康市智能工贸公司副总经理吕佳莉介绍说,拿去相关部门送检的门,每樘成本要1000元出头,像防火门芯板的配料、密度和所使用的胶水质量都和平常生产的不一样。

  浙江金钢动力机械有限公司销售经理则透露,“检测的门成本高,而且必须手工做,上不了生产流水线。”

  记者在金和美公司采访期间发现,木质防火门生产车间一片忙碌。胡强告诉记者,金和美公司还在拓展另一项业务,为别的企业做专用于资质检验用的检测防火门。

  2000年12月25日,河南洛阳东都商厦火灾,309人中毒窒息死亡,7人受伤,直接经济损失275万元。事后发现,火灾烟气通过防火门之时,防火门并没有起到作用。

  2007年4月21日14时许,抚顺市第一高楼商海大厦的17楼电梯井处突然起火。消防队员发现,乙级木质防火门质量不过关。

  2011年6月19日12时45分,北京地铁4号线大兴线新宫站至公益西桥站区间隧道内的防火门变形脱落,导致高米店北到公益西桥站停运近4小时。

  据胡强介绍,要取得防火门的生产资质,必须通过国家检测中心的烧检,一些想申请生产资质的企业自己没有能力生产合格的防火门,于是就会委托金和美这样的企业生产,当然,这样的防火门的价格也高的离谱。“每个门的价格是8万块钱,我们就保证能通过。”

  不少企业告诉记者,现有防火门检测结果容易受检测人员主观因素影响,“让你过关你就过关,不让你过关你就过不了关。”

  据武义县的相关企业透露,他们送检防火门之时,都要给检验人员红包,“在山东,烧个乙级门要送1万元”。

  武义县的一家企业销售经理让记者绝对放心,消防验收绝对没有问题,他们和监管部门关系好,“真烧也能过”。这位经理还表示他们公司的防火门在江浙沪和北京地区怎么做都没有问题,因为和当地消防部门关系比较好。

RELATED NEWS